您的位置:名品軒 >> 資訊頻道 >> 造型獨特 筆由心率——再讀成功美術館館藏潘錫林花鳥畫作有感
收藏市場
  • 書畫市場難監管:私下交易風險重重
  • 金絲楠木的器用之辯
  • 民營美術館:方興未艾中待解的課題
  • 陳石玄根:一家三代見證龍泉青瓷變遷史
  • 讀書騎射話嘉慶:《嘉慶覓句圖》略談
  • 圓明園獸首還有五尊下落不明
  • 王清州畫展開幕式暨畫冊首發式在798藝術區舉行
  • 民間收藏玩兒出大名堂
  • 梁潮平:當書法成為生活中的一部分
  • 陶鼎:從色表現到色抽象
  • 山西木雕:門庭臻秀木有靈
  • 電影《十二生肖》揭文物造假 新玉如何變古玉
  • 名人書畫
  • 藝術品市場調整期:拍賣行畫廊藏家信心不減
  • 電影連環畫身價倍增 收藏講究版本和品相
  • 博物館:俄羅斯人的生活必需品
  • 收藏市場降溫:疲態下繼續洗牌
  • 回顧中國收藏的2012
  • 客廳里山水畫好嗎
  • 客廳里掛什么畫最好
  • 收藏市場
  • 呂立新:市場調整期是買畫的大好時機
  • 故宮安防監控系統已完成75% 小貓經過也會報警
  • 華盛頓國家美術館:迅速崛起的年輕美術館
  • 上海古玩市場的變遷史
  • 2012中國紅木10大新聞事件
  • 行家收藏之選 紅木家具應具備“三優”
  • 千元連體鈔飆至1億 被疑變現渠道狹窄
  • 拉菲被茅臺稀釋:昂貴的白酒收藏
  • 年底金銀全跌:首飾金降價優惠多
  • 千萬元“石王”亮相臺山玉展
  • 2012全球10大頂級珠寶排行榜
  • 前兩輪蛇票應聲上漲 新蛇票高開低走可能性極大
  • 考古研究
  • 2012年藝術品大幅縮水44% 2013藝術品看漲還是看跌
  • 民間留存汝窯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 亳州古玻璃淺說
  • 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優秀成果展在山西博物院開展
  • 東大杖子古墓:40多獸頭棺內藏龍形玉璜
  • 清潔工自稱為吳敬梓陵守墓多年 給獎金告知地址
  • 北京房山疑現金代王陵 墓主身份有待考證
  • 文物復仿制品成果展將亮相洛陽博物館
  • 不可移動文物保護國務院發文規范 已毀壞的不得重建
  • 疑似成吉思汗陵墓曝光 發現重要考古遺址—地底人造物
  • 北京發現當地最大道教龕窟
  • 陜西周原遺址新發現2座帶墓道諸侯級大墓
  • 造型獨特 筆由心率——再讀成功美術館館藏潘錫林花鳥畫作有感

    摘要:潘錫林先生畫作《大吉圖》與潘錫林先生相識于多年前成功美術館組織的采風活動中,曾暢聊藝術對其充滿“野逸”感的花鳥繪畫所寄寓的情意也頗有感觸。清人王夫之說:“含情而能達,會景而生心,體物而?

    潘錫林先生畫作《大吉圖》

    與潘錫林先生相識于多年前成功美術館組織的采風活動中,曾暢聊藝術對其充滿“野逸”感的花鳥繪畫所寄寓的情意也頗有感觸。清人王夫之說:“含情而能達,會景而生心,體物而得神”,實則也道出了中國花鳥繪畫中國人與審美客體的自然生物之間的審美關系,使之在含情中得以“理”的通達,身臨其景而萌生心曲,進而在對花鳥客體的繪寫中蘊含神韻、抒發情感。近日《西部成功書畫家》刊發數幅潘錫林先生畫作,再次品讀其佳作與畫家心生共鳴,在其四時花開花落,晨昏鳥雀爭鳴中,看到了畫家內心不可遏制的洶涌情愫噴發。


    潘錫林畫作《雄風》
    無論庭前花開花落,抑或天水云卷云舒,潘錫林先生的花鳥繪畫總有一種“野逸悠然”永恒,如其所作《大吉圖》。昏暗的幽冥天色中,大雪紛飛、紅梅綻放,背景雖看似是“墻角樹枝梅,凌寒獨自開”般的詩意蕭寒,但梅花的傲雪獨立與雄雞威武又與畫面環境形成鮮明的對比反差,梅花不畏嚴寒的就已增讀者不屈精神,再加上昂首闊步的雄雞,其畫風之雄健,更是不言而喻、一目了然。

    再如《誰敢來者》《雄雞》等作品均是如此,簡潔明快的筆墨,栩栩如生的形象,盡顯勇往直前、誰與爭鋒的時代昂揚拼搏精神。《誰敢來者》一作,畫家以書入畫而遒勁厚重、蒼老雄健,塑寫出的紅冠黑羽雄雞,登高而立如同擂臺上的勇士向對手發出的挑戰。《雄雞》中所彰顯的更多是樂觀、積極、向上的精神狀態,透過墨色豐富、寫形生動的畫面物象,進而帶給觀者清新絕妙、自得天趣的觀感享受。因而畫家以中國水墨介質的無限魅力,刻畫客觀自然的花鳥世界,必然會在師法自然中融情于景,天地流轉、生靈質樸,產生“推天地于一物,橫四海于寸心”(語出南朝謝靈運《入道至人賦》)的審美奧妙。



    潘錫林先生畫作《方塘水靜無風東》
    畫家由形而神、造景造境的藝術升華,與觀者之間的精神契合中也就有了濃郁的自然風情,營造出精神棲息的港灣,綻放出藝術審美凈化人心的無窮力量。如此次刊登的《方塘水靜無風動》,畫面在墨象黑白的調和,寫意花鳥的主次構成,以及布陳構圖的開合上做到疏密相映、虛實相生,近而營造出荷塘生趣盎然之境。整幅作品由畫面右下角生發延伸,荷葉、枝干、蓮蓬、荷花,甚至是棲息于白蓮上那只鳥雀的頭也轉向畫面筆墨生長的同一個方向。大的章法布局內部同時又布局著諸多不同的呼應關系,如線墨的交錯,上下兩片荷葉之間,蓮蓬與鳥雀之間俱是如此,音韻交錯、陰陽互補如同靈動而又和諧的交響樂曲一般。畫家題跋亦與整體畫面如合符節,“方塘水靜無風動,一朵白蓮隨意開”,自然天籟的回響就蕩漾在這一畫之中。

    名品軒 www.oksuaj.icu

    潘錫林花鳥畫作《荷塘雨后》
    名品軒 www.oksuaj.icu


    再如《荷塘雨后》《蕉蔭》,無論是墨色濃淡相宜,亦或是物象的疏密繁雜,還是整體章法的開合收放,潘錫林先生都極注重對比關系對畫作審美的決定性。畫家以苦心孤詣之構思,刪繁就簡的寫意,畫面呈現和神韻所傳遞,均顯其取“筆外之筆”“化外之畫”的藝術真趣和藝匠精神。



    潘錫林畫作《蕉蔭》
    《香遠益清》《早春圖》二作,雖看似樸拙簡單,實則更見畫家的繪畫功力,其所展現是藝術中難以表現的空寂、玄遠的精神,是以最少的筆墨創造最大的藝術美感,最多的畫面語言,虛白之上的一畫一鳥、一草一木、一樹一石都承擔了無限的深意于無邊的深情。



    潘錫林畫作《早春圖》
    眾所周知,中國花鳥畫的終極目標,是以借物抒情、托物言志,其所審美的極致都是作畫者主觀情感的呈現。正如筆者前文所闡述的“含情能達,會景生心,體物得神”的觀點主張,如果說畫作的主觀情感與客觀物象失去映照而風牛馬不相及,那么缺失了這種主觀情感表達的藝術,只能是對客體物象冷漠簡單地寫照,花鳥畫的創作也就失去了其寫意的精神。就此而論,說潘錫林“畫寫心聲,更是心跡”的創作,我們可以從其作品中,感受到畫作突出的強烈主題情思,將外在的“象”作為其“心聲”的歌唱,心跡的寄托。喻情于花,寄情于鳥,花語鳥鳴皆為我語,在這樣畫作中,花非花、木非木,但花仍是花,木仍是木,一切景語皆為情語,寫意抒情,傳神達境,野趣盎然矣。
    (文/成功美術館書畫評論員馮宜玉)



    潘錫林畫作《香遠益清


    畫家簡介:潘錫林生于1955年,別名夢云,野風堂主人,安徽天長人,先后就讀于中央美術學院國畫系、清華大學美術學院。現為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中國國家書畫院副院長,中國美協旅游聯誼中心理事,中國手指畫研究會藝委會委員,中國手指畫研究會常務理事,香港國際畫院花鳥畫藝委會副主席,安徽省中山畫院副院長,安徽省指墨書畫院副院長,滁州市美術家協會副主席,安徽省天長市書畫院院長,一級美術師。
    捕鱼千炮来了下载